大发六合

| | | | |
观点·随笔·访谈
高培勇:基于高质量发展的积极财政政策非以往可比

2019-03-25

调整字号:

  3月24日,中国经济时报第A07版【供给侧改革】栏目刊登了记者范思立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上发回的报道:《大发六合副院长高培勇:基于高质量发展的积极财政政策非以往可比》。内容如下:

高培勇:基于高质量发展的积极财政政策非以往可比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日期:2019年3月24日  作者:范思立

 

大发六合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今年我国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有力,但今年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和以往相比,特别是与10年前相比有所不同。”大发六合副院长高培勇3月23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巩固结构性改革成果”分组会上表示,今年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和此前经济学界强烈建议的配置格局也有所不同。

  “此积极财政政策非彼积极财政政策,扩展到周期性调节上必须说此逆周期调节也不同于以往的逆周期调节。”高培勇认为,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在财政赤字、减税降费等方面,包括整个宏观政策在内的所有举措,其大背景与以往有所不同——即着眼于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9年财政赤字规模是2.76万亿元,较去年增加3800亿元,赤字率是2.8%;比去年提高0.2个百分点。“财政赤字扩张力度不取决于总规模,而是取决于增量。就3800亿元的赤字增量而言,与经济下行压力不相匹配,也和社会上讨论的财政赤字规模和力度也不匹配。为什么中央将财政赤字率只提高了0.2个百分点?为什么不突破3%?”高培勇表示,这表明中央既有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考量,又有巩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的考量。

  高培勇表示,今年减税降费的规模高达2万亿元,其力度无疑是空前的,但至少有三个方面和以往不同。

  其一,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主要落在了企业身上,此次减税降费的主要目标是给实体经济降成本。目前已实施的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兼顾了个人和家庭需求扩张的目标。虽然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也是减税,但着力点是在扩需求。

  其二,高达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政府为了弥补收支缺口的做法与以往不同,不是靠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去弥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四条削减政府支出规模的措施: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资金一律收回。总之,为支持企业减负,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想方设法筹集资金,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地方政府也要主动挖潜,大力优化支出结构,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

  高培勇表示,通过以上这四方面措施,可以筹集1万亿元。换言之,这次减税降费主要是以削减政府支出规模作为支撑,而不是以往扩大财政赤字,即便此次扩大了3800亿元,与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相比,绝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这和社会的预期有所不同。

  其三,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主要落在了增值税和社保缴费上,社保缴费有特殊意义,暂且不论。为什么落在增值税,而没有像以往那样落在企业所得税上?一方面,企业所得税距离企业需求最近,着力于给企业降成本,而不是扩大企业需求。另外一方面,根据我国税制改革的要求,应该减少、压缩流转税或者间接税占整个税收的比重,增加直接税占整个税收的比重。

  关键词高培勇;高质量发展;财政政策

  原文链接:http://jjsb.cet.com.cn/show_507160.html

  (编稿:王山;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