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六合

美国准备对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

2019-06-17

调整字号:

2019年第39期(总第1927期)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本期要点] 美国准备对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 美联储官员考虑再次踏上零利率之旅 全球制造业PMI降至6年来最低 日本2018年出生数再创新低 中国政府将着力破除限制消费的市场壁垒 美国能源产业面临与中国对立

    美国准备对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

  [摘要:美国政府正准备调查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强大市场力量,可能对部分全球最大企业展开前所未有的大范围调查。]

    消息人士称,美国政府正准备调查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强大市场力量,可能对部分全球最大企业展开前所未有的大范围调查。两位消息人士称,在美国,反垄断法的实施由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司法部共同负责,分别监管这四家公司。亚马逊和Facebook由FTC监管,苹果和谷歌由司法部监管。科技公司在美国和全球正面临抵制,因为一些人认为这些公司力量过于强大,正对用户或竞争性市场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美国司法部和FTC一般不会承认正在为某项调查做准备。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要求加强检视谷歌等社交媒体公司与谷歌,指责他们刻意压制保守派在网路上发声,但没有拿出任何证据。他也一再批评亚马逊占美国邮政的便宜,对此他也没有佐证。据悉,司法部在过去几周内一直在为这项调查做准备。受此影响,谷歌A类股6月10日周一在开盘短短18分钟后一度暴跌6.62%,当日收盘下跌6.12%,市值蒸发逾470亿美元。

  更令谷歌感到绝望的是,美国政界人士和公众当下都在讨论是否应该分拆诸如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美国监管机构对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此次调查,则可能对公司造成重创。

除了谷歌,有报道称美国多家监管机构还准备对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进行反垄断调查。美国科技巨头股价集体重挫,苹果跌1.01%,亚马逊跌4.6%,奈飞跌1.94%,Facebook跌7.51%,微软跌3.1%。FAANG(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市值一日之间共计蒸发超过1万亿元。

  上述科技股巨头的表现也连累纳斯达克股指走低,当日纳指跌1.61%,收于7333.02点,而同期的道指涨0.02%,收于24819.78点,标普500跌0.28%,收于2744.45点

  2018年,Alphabet的收入达到1368亿美元,其中85%来自广告。根据NetMarketShare的数据,谷歌目前控制着全球搜索引擎市场70%以上的份额。谷歌在网络浏览器、移动操作系统、电子邮件和许多其他产品类别的市场上也占据着同样的主导地位,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其收集数据和服务目标广告群体。

  此外,这也并不是谷歌第一次因为反垄断而遭到监管机构的调查。2010年,谷歌收到了欧盟委员会关于购物搜索结果和广告排名的反垄断投诉,根据Alphabet的最新年报,这导致谷歌在2017年被罚款27亿美元;2011年,美国贸易委员会(FTC)对谷歌处以了数十亿美元的罚款,这些罚款涉及谷歌的搜索业务、谷歌与安州操作系统捆绑的软件,以及谷歌在使用AdSense系统时强迫客户前述的竞业合同;2013年,谷歌表示与FTC达成和解协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称,此次司法部正在牵头对谷歌进行一项全新的反垄断评估。

  2016年,欧盟委员会再次将矛头对准谷歌,对谷歌安卓操作系统的相关行为进行了投诉,导致谷歌2018年被罚款51亿美元。今年3月,欧盟又因一些非法的广告原因罚款谷歌17亿美元。欧盟方面针对谷歌的这三次罚款,总额达到惊人的95亿美元。

  最近,谷歌在美国大本营也面临着巨大压力。特朗普一直对大型科技公司持批评态度,包括指责谷歌在其搜索结果中存在偏见。今年3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公开指责谷歌的YouTube和推特偏爱民主党的对手,使共和党人处于不利的位置。

  去年12月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也一直在敦促拆分谷歌等科技公司。多年来,我一直在谈论谷歌是如何扼杀竞争的,”沃伦表示。她还补充称,谷歌和其他在线巨头的“权力太大”,他们利用这种权力伤害小企业,扼杀创新,并使竞争环境向其他所有人倾斜。“现在是反击的时候了。

  此外,对谷歌采取行动,也符合美国司法部反垄断负责人马坎·德拉希姆的议程。德拉希姆是特朗普的提名人,一直在谈论让互联网公司接受更密切审查的想法。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德拉希姆曾表示,“如果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数字平台上的竞争受到损害,执法人员必须采取有力行动,寻求保护美国消费者的补救措施。”

  《华尔街日报》报道发布后,猫途鹰CEO斯蒂芬·考弗就对谷歌可能面临司法部反垄断审查的消息表示欢迎,他在一份声明中说:猫途鹰仍然关注谷歌在美国、欧盟和世界各地的做法。为了消费者的利益和互联网上的公平竞争,我们欢迎美国监管机构对谷歌的反竞争行为重新展开调查。

  谷歌并不是第一家面临司法部调查的美国科技公司。1998年,美国司法部就曾发起了一项针对微软的重大反垄断诉讼。但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司法部上一次针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调查并“获胜”,还要追溯到1984年,当时导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垄断地位瓦解。对于此次针对谷歌的调查,美国司法部不与置评,谷歌也没有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

  《华盛顿邮报》的最新报道称,美国顶级的反垄断机构们就监管科技行业达成了新协议。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与司法部已经达成协议。FTC将主导对亚马逊的监管,而司法部将主导对谷歌的调查。

  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FTC将主导监督对Facebook的反垄断审查事宜,以确定该公司的做法是否会损害数字市场的竞争。另外据路透社的报道,美国司法部正考虑对苹果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主席Gene Kimmelman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对谷歌和亚马逊来说应该是一个警醒,他们应该做得更好。而对于投资者来说,更严格的监管对利润意味着负面影响,使得科技巨头难以支撑目前的高估值。

(综合消息)

  美联储官员考虑再次踏上零利率之旅

  美联储(Fed)官员正在争论如何设计未来的资产购买计划,以尽可能有效地引导市场和压低利率。为了应对未来的经济滑坡,美联储准备安于持有手中的数万亿美元债券并可能进一步购置。如果下一次他们的隔夜贷款利率目标像十年前一样降至零水准,是否应该紧接着推出债券购买计划,比如5万亿美元的计划?如果启动购买计划,会采取一套什么样的规则呢?或者,他们是否应该事先承诺,为了将长期利率保持在目标水平,需要买进多少就买进多少?

  在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主办的为期两天的美联储战略研讨会中,这些都是焦点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对于美联储决定如何动用其几乎无限的购买资产能力至关重要。购买资产策略旨在拉低影响家庭支出和企业投资的长期利率。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表示,为应对2007-2009年经济危机而实施的三轮“量化宽松”,让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学到了很多”,投资者现在可能对美联储的购债行动做出更迅速反应。“当我们在某个时候回到零利率下限(ZLB)时,情况将完全不同,”也许美联储只需购买较少的债券就能取得更好的效果。ZLB指的是利率达到零下限,此时美联储除了降低短期借贷成本之外,还需要采用其他工具来提振经济。其他官员暗示,美联储购买的债券或许会比上次在几年间累计购买的3.5万亿美元更多,依赖“更强有力、更早”的策略来震撼市场,或者就如何及何时会采用“量化宽松”制定明确的规则,以便让投资者对美联储有清晰的预期。“部分规则,加入了债券期限--实际上确定了利率的水平,或许是未来管理量化宽松计划的一种实用方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芝加哥会议讨论的主要论文的作者之一Jonathan Wright说。这个想法类似日本央行现在采用的“收益率曲线控制”策略,近来美联储高层称之为至少是值得美国研究的一个工具。

  不管是何种方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表示,他觉得可能会保留在危机期间推出的曾一度显得新奇的策略。他表示,鉴于美联储可能再度触及零利率下限,并面临接下来将采取何种举措的问题,美联储的目标利率或许需要维持在比最近几十年要低的水平。美联储当前的目标利率区间为2.25%-2.5%。“还会有下一次,”鲍威尔说,他认为美联储购债计划等操作在当时具有争议,但他认为这些措施是有效的,不应再被视为“非常规的”。“这些政策提供了重大支持...我们知道”未来经济衰退期间“可能以某种形式需要这样的工具,”鲍威尔补充说,美联储有“义务”提前概述计划,让公众和官员知道美联储打算做什么。

  未来将会有新的限制。美联储之前实行的三轮量化宽松计划,主要是购买美国公债,而且也购买了抵押支持证券,以更有针对性地支撑低迷的房地产市场。美联储在危机前也有在购买公债,只不过规模要小得多。如今债市规模大约是当时的两倍,这可能迫使美联储以比之前大很多的规模购债。美国西北大学教授Janice Eberly表示,下一次危机的性质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取决于是什么市场受到压力以及压力形式是什么,这是提前太多时间宣布因应措施的一个阻碍。EberlyWright和哈佛大学教授James Stock合作撰写了为这次会议准备的研究论文。她说,目的应该仍是“在衰退之前及早...采取更有力政策。”在就市场对危机时期政策作何反应进行的调研中,Eberly称,当美联储“立即提早采取行动...压低失业率”时,政策效果最好。不过并非所有人都相信QE政策带来的好处。斯坦福大学教授John Taylor称,他认为有关美联储购债行动可持续影响长期利率的证据“相当薄弱”。但目前的讨论焦点更多地集中在规划如何让未来的购债行动更加有效,而非争辩10年前发生的事情。美联储可能“采取行动鼓励市场理解相关政策,并提早加以消化,”纽约联储执行副总裁Brian Sack表示,他曾深度参与了早期宽松计划的推行。“对政策规定进行更多沟通……是恰当的,”可以指导未来的购债计划并改善其影响。

    美国失业率降至约半个世纪以来最低水平,经济走势强劲。扩张局面到6月将达到整整10年,创出战后最长扩张已成定局。但是,政策当局仍相继发出降息论,这是因为贸易战激化导致的经济减速风险正在提高。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3日发布的5月制造业景气度指数为52.1,比上月下降0.7个百分点,创出自2016年10月以来、时隔2年零7个月的最低水平。特朗普相继启动对中国和墨西哥的惩罚性关税,在制造业,因担忧对供应链的影响而减少生产和投资的趋势将扩大。

  美国经济在今年下半年进入调整局面的可能性也开始被谈及。著名投资者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表示“虽然并未进入经济衰退,但最好慎重仔细地观察”。经济学家、属于鲍威尔体制理论支柱的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已开始使用“预防性降息”的表述。在格林斯潘体制下的1998年,美国经济与现在一样处于扩张局面,但美联储曾自同年9月至11月启动了小规模降息。这是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导致市场出现动揺,借助降息效果,美国经济之后在近3年里维持扩张局面。有观点认为,现体制也将不等经济恶化,就提前启动货币宽松。

  美联储具有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凭借积极的货币宽松恢复经济复苏局面的成功经验。日本银行高官表示“此次不能落后于美联储”,将关注鲍威尔体制的动向。由于贸易战的余波,主要央行的货币宽松竞争有可能重燃。

(综合消息) 

  全球制造业PMI降至6年来最低

    全球制造业的景气状况正在恶化。英国调查公司IHS Markit在6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全球制造业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8,环比下降0.6个百分点,跌破了50的荣枯线。自欧洲债务危机爆发的2012年10月以来,处于约6年半来的最低水平。中美对立使得人们对贸易和供应网产生担忧,减少生产和投资的动向不断扩大。

  从各具体项目来看,新订单指数环比降低0.6个百分点,下滑至49.5,生产指数为50.1,环比降低0.5个百分点。从业人员指数为49.9,自2016年8月以来,时隔2年9个月再次跌破50。

  从各地区情况来看,美国为50.5,环比下降2.1个百分点。降幅为约6年来的最大,并且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Markit的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把中美贸易摩擦激化列为主要原因,他指出“对贸易战的不安导致经济活动急剧放缓”。

  欧洲的低迷状况也在加剧。英国脱欧的前景变得更加不明朗,英国的PMI为49.4,下降了3.7个百分点。欧元区受德国限制排放的影响,PMI为47.7,大大低于50这一荣枯线。中国和亚洲的PMI也在逐步下降,正在接近荣枯线。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5日在推特上突然宣布提高对中国产品的关税。美国商务部也在5月中旬针对华为启动事实上的禁运措施。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愈发黯淡,企业正面临着不稳定的经营环境。PMI下降表明制造业对于向客户发出订单、生产、设备投资开始感到举棋不定。

  制造业很容易成为世界经济循环的起点。因为和个人消费等相比,制造业的波动幅度大,并且不同于服务业,制造业很容易通过贸易与全世界的经济活动形成联动。2016-2017年随着制造业景气状况改善,贸易量也扩大,呈现出“世界同步繁荣”的局面。

  进入2018年后,欧洲和中国的经济减速,中美爆发了相互加征关税的贸易战。根据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的统计,全球贸易量在2017年增长近5%,2019年一季度的增速锐减,同比仅增长0.4%,二季度则很可能转为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算称,如果中美贸易战进一步激化,将压低世界经济增长率0.3个百分点。世界经济减速看来很可能成为现实。

  不过美国经济在就业和工资增长的支撑下,内需保持保挺。安联全球投资者的莫娜·马哈詹认为,“目前消费者心理在继续改善,对于中美摩擦的逆风有着一定的承受力”。市场普遍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减速超过预期,中国政府将会追加推出经济刺激政策。

(日经新闻,2019.6.4)

  日本2018年出生数再创新低

    日本厚生劳动省67日宣布,2018年合计特殊出生率(每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数)为1.42,比上年下降0.01个百分点,连续3年下降。日本政府提出,到2025年度,育儿一代如愿生下孩子的“希望出生率”目标为1.8,现实与目标的差距明显。晩婚和非婚化的影响突出,日本政府或被迫调整少子化对策。

  日本厚生劳动省同一天发布的2018年人口动态统计包括了上述数字。同年出生的婴儿数(出生数)为918397人,创出历史最少。比上年减少27668人。出生率与2005年创出的1.26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但女性人口正在减少,出生数持续下降,连续3年低于100万人。

  人口减少正在加速,2018年作为出生数和死亡数之差的人口自然减少达到444085人。按母亲的年龄来观察出生数,44岁以下的全部年龄层减少。30-34岁与上年相比减少1万人以上,降至334906人,25-29岁也减少约7000人,降至233754人。实际出生数比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未来推算数少了近1万人。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负责人表示,“虽然并非严重影响,但将持续关注”。

  出生数持续下降的原因主要有2个。人口减少和生育年龄的高居不下。25-39岁的女性人口在1年内减少2.5%。第1个婴儿的生育年龄为30.7岁,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在日本全国出生率最低的东京都下降0.01个百分点,降至1.20,神奈川县和大阪府等的大城市圈徘徊在1.3左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是冲绳县的1.89

  “合计特殊出生率”为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数。由15-49岁女性生育的孩子数量除以各年龄段女性人口数然后相加得出。要维持目前的人口数,“合计特殊出生率”需要保持在2.06-2.07的水平。2005年日本的“合计特殊出生率”仅为1.26,创历史最低纪录。之后小幅回升,最近几年在1.4左右徘徊。

  以发达国家为中心,全球的出生率逐渐下降。根据日本内阁府2016年数据,法国当年出生率为1.92,瑞典为1.85,美国1.82,英国1.79,德国1.59,日本1.44,意大利1.34,新加坡1.20,韩国1.17。日本内阁府的资料显示,1950-1955年的平均出生率为5.02,而2000-2005年则下降至2.65。其中,发展中地区为2.90,发达地区仅为1.56。在发达地区中,提前扩充保育相关措施的法国和瑞典的出生率在降至1.5-1.6左右之后出现回升,最近几年回升至1.8-1.9。出生率下降将导致劳动力减少。由于未来负担保险金的人数减少,很可能对政府的养老金财政产生深刻影响。

(综合消息)

    中国政府将着力破除限制消费的市场壁垒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在66日发布了关于促进汽车、家电和电子产品消费的计划,旨在进一步刺激正在放缓的经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促进消费的实施方案中说,政府将“着力破除限制消费的市场壁垒”。这份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共同发布的文件说,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发改委说,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政府还将帮助相关企业降低运行成本。文件还说,政府将鼓励5G手机研制和上市销售。当天早些时候,中国向国内四家主要运营商颁发了5G商用牌照。

  另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国家发改委表示,中国将聚焦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领域,进一步巩固产业升级势头,增强市场消费活力,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综合应用各类政策工具,积极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