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六合

| | | | |
学界动态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在京召开

2019-03-25

调整字号:

 

“巩固结构性改革成果”分组会现场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范思立采写的报道,3月23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以下简称峰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坚持扩大开放、促进合作共赢”。在峰会的“巩固结构性改革成果”分组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大发六合副院长高培勇,中国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等中外嘉宾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的成果、还需在哪些方面突破等问题展开讨论。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须突破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财办原副主任杨伟民

  杨伟民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年来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去产能取得明显成效。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再度增大,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没有触及更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主要还是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在短期内的反映。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

  肯尼斯·罗格夫认为,中国经济发展不能依靠投资来拉动,中国适时调低GDP增速、强化结构性改革,是非常明智的举措。在未来二十年,中国GDP增速保持3%—4%就足够了,而且这一目标完全可以实现。如果仍要维持6%以上的增速,反而是难以想象的。

  肯尼斯·罗格夫表示,中国除了需要调整GDP增速外,还应对地方政府债务、房地产市场、环境保护及国企改革等诸多领域进行改革,只有加速进行结构性改革,才能顺利实现经济软着陆。

大发六合副院长高培勇

  高培勇认为,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在财政赤字、减税降费等方面,包括整个宏观政策在内的所有举措,其大背景与以往有所不同——即着眼于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中国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

  舒印彪表示,能源转型发展是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能源发展,提出了四个革命一个能源安全新战略,成为我国能源转型发展的顶层设计和长期战略,为新时期能源转型发展指明了根本方向,提供了重要遵循。

  电力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截止到2018年底,全国发电装机近19亿千瓦,研发的量近7万亿千瓦,均是世界第一。其中非化石能源的发电装机达到40%,电量达到30%。新能源发电、燃煤发电、核电、智能电网、特高压输电等高端技术也达到了世界领先或先进水平,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推进能源转型作出了积极贡献。

  舒印彪说,推进能源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化电力在能源转型中的中心地位,加快再电气化进程,积极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升级版

  杨伟民认为,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需要在以下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第一,要拓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这意味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已不再局限于“三去一降一补”,更重要的要增强微观实体活力、提升产业链水平、畅通国民经济循环,这是针对国民经济重大问题所提出来的。

  具体的任务是要加快“僵尸企业”出清,继续减税降费,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按竞争中性原则营造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加强新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

  第二,以改革为手段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去几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成效,行政性手段冲在了前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是“改革”,所以必须以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为重点,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防止改革空转,企业无感。

  具体内容是加快国资、国企垄断行业改革,土地制度、住房制度、政府职能等改革,归结到一点就是要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第三,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构性失衡的根源是要素配置扭曲,其中金融最为关键。近年来,银行贷款比重出现了“两降三升”:制造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大幅度下降,房地产、金融业、个人住房贷款比重大幅上升。贷款结构变化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经济结构的变化。

  杨伟民表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调整三大结构。

  一是市场结构,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我国实体经济每年背负7万亿元利息,这对金融业是增加值、是高利润,但对实体经济而言就是极大负担,要保持我国经济整体竞争力,一方面要减税降费,另一方面要减轻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所以必须加快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才能够提高。

  二是银行结构要建设多结构、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如何从制度上搭建平等服务国企、民企、外企三大市场主体的银行体系,是下一步需要深入思考并深化改革的重大课题。应该增强中小金融机构的数量和业务比重,增加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进城商行、农商行业务回归,推动农业所有制重大改革。

  三是产品结构要积极推行个性化、定制化、差异化产品;要完善银行内尽职免责制度,建立激励机制;开发实体企业和银行共担风险的金融产品,开发适合民营、小微企业的产品等。

  中美两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基本相同

  杨伟民表示,去年影响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经济的大事件是中美贸易摩擦,美方在谈判中明确提出要求中国进行结构性改变,当然,我国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因为我国更多关注的是供给方面的结构性问题。

  杨伟民认为,美国在谈判中对中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与我国已经拓展了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有多内容都是一致的。我国提出扩大规则等制度性开放,刚刚在全国两会上通过的《外商投资法》就是规则等制度性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

  “也就是说,美国提出的很多结构性改革和我们所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有一些不一致,但很多内容都是一致的,方向也是一致的。因而,从这一点上讲,中美之间达成贸易协定希望是很大的。”杨伟民说。

  关键词:高培勇;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经济峰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破;升级版;调整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s/kwLr2uQnyxtfqfX5HOwheQ

  (编稿:王山、张佶烨;审校:王砚峰)